首页>对接雄安> 雄安动态 >蓝志勇:未来将引领中国乃至世界的为何是雄安新区

蓝志勇:未来将引领中国乃至世界的为何是雄安新区
时间:2018-2-8    来源:国家行政学院学报

  雄安规划,处于世界新工业和新技术颠覆性变化的前夜,应该认真借鉴国内外大城区建设的经验,更进一步地解放思想,用更大格局的思维更新城市理念,进行城区的规划和建设,要跨越性思考,还要留下有序调整的空间、不断引领中国乃至世界城市的建设和发展。

  雄安建设是为应对疏解北京发展压力而设计出来的一步破局之旅,但牵涉到的问题却是时代性的大问题,是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新矛盾的一个重大样板工程。


  雄安“新城”战略的背景


  虽然设计中的雄安不像典型的传统大城市那样跨江依海或紧靠丰富的自然资源提供地,但其重要的地理位置、久远的区域历史传承,虽不是最理想但水域宽大的白洋淀以及人口相对稀缺,区域可塑性强的特点,都对建立京津冀大都市圈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的考量,特别是作为中国北方重镇的内陆支撑点,其地理位置,或有更深层的意义。

  雄安建设,一方面给中国新型城镇化提供一个高技术和高品位的样板;另一方面,擎起位于中国北方京津冀区大城市圈的一个内陆支柱,推动京津冀的协同发展和繁荣,辐射中国的北方,形成雄居一隅的城市经济带。它与珠三角、长三角、中部大城区鼎足而立,支撑着中华民族的伟大振兴,是中国梦的重要组成,也是解决新时期人民对美好城市生活向往需求矛盾的一个伟大实践。


  “雄安”战略的形成


  雄安“新城”,有顶层设计构想。徐匡迪在访谈中提到,雄安是破解京津冀发展不平衡的新的增长极,是打造世界级城市群的重要措施;是具有全国意义的新的创新引擎,建立全国城乡统筹发展的示范区。同时,新区坚持生态宜居、和谐共享的理念,以保护和修复白洋淀及其相关水系的生态环境为前提,提高水环境治理标准,优化水资源管理,提升华北平原的生态环境。


  专家学者们对雄安的建设也纷纷建言。首都经贸大学副校长、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会长杨开中专门提到,雄安建设需要把握好几个关系:
北京城市功能疏解承载地和首都功能拓展区的关系,吸取国内名校在外地办分校不太成功的经验,日本筑波科学城、韩国科技中心等地的成功经验;要注重新区的人才集聚和服务功能,实现人才驱动、教育驱动、创新驱动;注重人口、资源、环境、发展的关系,控制规模在250万人左右,建设节水型政府、企业、家庭和城镇,最有效提升水资源使用效率;注重交通与土地利用模式的互动,限制大都市圈长距离离通勤圈,避免日本东京通勤潮涨潮汐的上班族现象。


  雄安的机遇与挑战


  城市的目的,是给人类带来的益处极大化,将其给人类带来的痛苦极小化。但现实是,许多城市病,如贫民窟、犯罪与恐怖、交通堵塞、城市蔓延、空气和水资源污染、能源消耗、基础设施不足、公共服务滞后等等,常常是城市发展过程中的必然现象。


  雄安“新城”的建设一开始就将这些问题纳入思考,未雨绸缪搞规划、稳步前进建新城,是实现十九大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造福于民、决胜小康的新时代目标的一项重大示范性工程,既直面挑战,也是重大机遇。中国特色的优势,需要经过所有人的努力,通过雄安建设进行强有力的表达。


  首先,从区位布局和城市建设愿景来看,新城建设力求破局京津冀协同的瓶颈,推进中国北方城市带的协同发展和崛起。


  第二,新区建设的目的是破解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瓶颈。破解行政壁垒,是牢牢牵住“鼻栓”,拉动区域协同发展的关键。创新国家的建设、城市与区域和乡村共同发展的契机,深深地隐含在新区建设和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策略之中。


  第三,雄安未来城市功能的定位,也需要有更加明晰的思考。建立一座生活条件比北京好的城市,必然人流如织。如果没有永久产权,城市难有根基。更重要的是,雄安不应该只是一座新城。应该按设计思想成为推动周边协同发展的引擎。雄安成功的标志,是成为区域发展的标杆和发展引擎。


  第四,城市的核心优势是人口、资源、市场、技术和智慧的有效集聚。雄安的挑战和机遇,都在于它的城市再集聚功能。雄安要成为中国未来城市发展和建设的楷模,缓解北京在现有城市管理技术条件下难以承载的压力,有效汇聚人才、智慧、技术和资源,让他们得到好的使用和潜力的发挥,是真正破局的开始。


  第五,新城区的生态环境和大气、水域治理也是具有挑战意义的。以高度环保和节水的技术作为引领城市化的基础,将会是开创可持续发展和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的新城建设的楷模。


  第六,雄安的建设,作为大型的、人为创建的新城,可以用最新的理念,最新的技术,来打造最新的基础设施和规划崭新的城市运行方式,并系统探索新治理、新行政区划、新服务、新生活和培养打造新公民的有效路径。这方面,国际大城区近几十年发展的一些经验,值得我们关注。


  事实上,在迅速城市化的过程中,中国城市群格局已经形成。最核心的有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外加川渝和中部城市群。如何使这些城市群高效运行,相互配合,交相辉映,是中国城市化进程的真正挑战。雄安建设的意义,或许更多地在于其能够突破区域协同发展瓶颈方面的作为。


  结论与思考


  城市经济成功的长久竞争力靠得不仅仅是地点和工业传承,也必须靠自己的软实力,靠它吸引、容留和使用人才的能力。雄安破局的先手棋,或许还需从人才发展和使用的角度开始。它面临的是“新新”城镇化的问题。不仅是农民进城、外地人进城、小城市人进大城市、外国人进中国等问题,而是崭新的城市设计、营运、服务、治理、就业在颠覆性技术出现的新时代的全新的城市生活的建设与打造问题,是原有城市居民也没有碰到过的问题,需要更多的理性思考和有创意的努力。


  将雄安“新城”打造成一颗中国华北大地的璀璨明珠,破局城市群发展,是21世纪建设者们向世界文明展现智慧、引领未来发展的一次重要的契机。


  作者:蓝志勇,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北京市组织学习与城市治理创新研究中心主任


  来源:国家行政学院学报(摘选)